真龙出世人不识

第一烟草网推荐 "真龙出世人不识",感兴趣的朋友可以阅读一下

岳飞的 《满江红》  怒发冲冠,凭栏处,潇潇雨歇。   抬望眼,仰天长啸,壮怀激烈。   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   莫等闲 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。    靖康耻,犹未雪;   臣子恨,何时灭?   驾长车踏破 贺兰山缺!   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。  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,朝天阙。  词中的每一句,都显的万丈豪情,和岳飞一生所处的环境与特殊的遭遇相互辉映,洋溢着满腔热血,力挽狂澜的爱国情操,成为外患频繁、国势不振时,鼓舞士气,提振人心的强心剂。但是,“学术界”对这一阕词是不是岳飞所写的,还争论不休。

不过,倘如我们所看到的是目前流行很广的文渊阁《四库全书》本的《岳武穆遗文》时,会感到讶异,因为《四库全书》本将《满江红》的后半段,做了很大的改变:

  靖康耻,犹未雪。臣子恨,何时灭!驾长车、踏破贺兰山缺。壮志肯忘飞食肉,笑谈欲洒盈腔血。待从头、收拾旧山河,朝天阙。  虽然改易的只有八个字,但是,这么一改却使全词的精神为之大变,原来强烈的民族意识消失了。其实,这也正是清人要发动庞大的人力、物力,去修篆《四库全书》的动机之一,政治性的企图非常明显。

“学术界” 有时不过是政治的走狗罢了

为了美化满清统治者,长期以来,一些历史学者故意隐瞒满清军队屠杀汉人的事实,甚至颠倒是非,说满清统治者占领中国是实行“不杀人”政策的结果。由于这些歪曲事实的宣传很多都是通过官方的媒体来进行的,如中央电视台的百家讲坛,一些权威的出版社和报纸等等,还标榜是宣传民族政策,而揭露和批判满族军队屠杀汉人的罪恶的正义行为,却被扣上“破坏民族团结”的大帽子。正是在这种颠倒是非、混淆黑白的舆论导向之下,那些所谓的历史学者肆无忌惮,大放厥词,公然为那些杀人、抢劫的罪恶涂脂抹粉,歌功颂德,称赞满清统治者为“宽温仁圣”的皇帝。

《明亡清兴六十年》,里面就谈到皇太极5次带兵杀入关内,其中有一次就掳掠‘人牲97万头’,把中原百姓与牲口放在一起计算。这对于当时新兴的清政权来说当然是喜剧。

皇太极第一次带兵入关屠杀的人口达到50万以上,满清蝗虫式的洗劫屠杀,并抢走了大量的妇女、粮食、布匹、衣服、牲畜等财物

第二次是在崇祯九年(公元1636年)。《东华录》记载:“九月、武英郡王阿济格等奏,我兵入长城,过保定,至安州,克十二城,五十六战皆捷,生擒总兵巢丕昌等,获人畜十八万有奇。”攻下12座城市,每座城市(包括城市周围的农村)基本上都是杀光抢光,每城(包括附近的农村)平均以5万人计算,也有60多万人被屠杀。

第三次是在崇祯十一年末到十二年初,这次清军一共侵占过北直隶和山东的七十多座城池,按照清军凡是反抗必定屠城的规矩(实际上,有时候就算投降也照屠不误),至少有63座城池被屠,其中去掉被屠杀一百万人的济南,其它六十二座城池都算是小城好了,用保守的估计,每城以平均屠杀两万人计算(这个数字估计已经是相当小了),则总计就被屠杀了一百二十四万,与济南被屠杀的人合计,达到224万之多。这还仅仅是城市内被屠人数,如果考虑到明方档案中记载的“村落寥落,途次杳茫”,各地乡村也受到屠杀的情况来看,按最保守估计,至少达到250万人的规模。

因为这段历史汉人永远也忘不了,金庸就写了三本涉及反清复明的书,其中也有不少真事,比如鹿鼎记中的庄家文字狱案牵涉之人甚广,与金庸祖上也有瓜葛。

康熙雍正二帝期间文字狱就一直在实施,到了乾隆年前愈演愈烈,直到连古书都全部要改。这就出现了清朝整编的《四库全书》,古籍全部被篡改,就如岳飞的《满江红》,胡虏就是岳飞对抗的金,满清就是后金。类似此等“碍语”全都悉数剔除修改,试图愚化后来人而坐稳江山。改朝换代好比几十年前,文化大革命何尝不是文字狱?毁掉了一代文人,一个个被打压蹲牛棚劳改,全变的目光呆滞像活死人。

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之下,乾隆年间传奇《红楼梦》横空出世,但是时人并不敢大肆宣扬,只是背地里传抄借阅,所以这本书的真本从未被出版。

清代禁红楼梦的史料很多

其中梁恭辰所述犹为深刻:满洲玉研农(麟),家大人座主也,尝与家大人曰:“《红楼梦》一书,我满洲无识者流每以为奇宝,往往向人夸耀,以为助我铺张者……其稍有识者,无不以此书为污蔑我满人,可恨,可恨。若果尤而效之,岂但《书》所云‘骄奢恶佚,将由我终’哉!我做安徽学政时曾经出示严禁,而力量不能及远,徒唤奈何……那绎堂先生亦极言:‘《红楼梦》一书为邪说卜行之术,无非糟蹋旗人,实堪痛恨。我拟奏请通行禁绝,又恐立言不能得体,是以隐忍未行。’”

看到这不免慨叹,这本书历经多少坎坷才流传至今,可能真的是作者才华震动九州吧,没人忍心真的毁去。相传乾隆帝也阅过此书,反正最终的决定是删掉结尾,只余80回。可是真本依然在民间被人抄来抄去,于是便有了高鹗的续本,这是唯一在当时出版印刷过的版本,但是却已经被改的面目全非,结尾推崇科举,把圣上对贾府的恩宠写的令人作呕,高鹗全不顾前80回伏笔,就是要做政府的狗腿子。但是这样一来,人世间流传最广的红楼梦就只是这个所谓官方版本了。那些手抄本只是在少数人手中,清朝300余年,又不知道它们飘零何处。

有的人好奇高鹗竟能模仿曹雪芹如此之像,高鹗是满清镶黄旗人,文官,他与曹雪芹年龄相差不大,可以猜测,他在续书时,旁边就放着一本曹雪芹的本子也未可知,这个人竟然夜里挑着灯做这样无耻的事情,他不但大肆改了结局,前80回为了附和他的结尾,也作了大量改动。这听起来真不是什么附庸风雅的事情,真是令人寒浸浸细思极恐,但也增添了红楼梦的传奇色彩。

但是他骗不了所有人,张爱玲一句人生三大遗憾就有“红楼梦未完”,她显然对高鹗的本子不以为然,虽然很多人看法都如此,但是这本书工程巨大无人能斗胆一续。

近代才有个什么红学会红学家的东西,乱七八糟的续本满天飞,我都没看过,只是有听说一些,但我知道那离我心中的答案还非常遥远。

直到2008年,一个手抄本,出现在人们的视线当中

有很多人当作笑话一观而已,因为有很多红学家的大山在后面压着呢,你这个本子一定是作假。真是应了那句“假作真时真亦假,无为有时有还无”

他们被有官方背景的名利双收的红学家把持着;被无数电视剧脑残粉捍卫着,令原本就脆弱不堪的真本几乎死无葬身之地,口水滔滔令其无法见到天日。

如今人的才品,就算真本放在他的面前,他也有一百种疑虑,究竟还是选择信“红学家““学术界”,不相信一个来历不明的本子。

这个手抄本被称作《葵酉本石头记》,比之前最早的古本还早一年,然其中的文字居然有现代文在里边,让人啼笑皆非的行文也另很多人诟病。

因为曹雪芹用笔,可谓一树千枝,一源万派,一击两鸣,一丝不乱,纵横捭阖,收放自如。一个不拘一格勇于创新的人,观点人物经常令人耳目一新。 表现在不光诗词意境上, 也在剧情安排上。

导致大多仿本总是战战兢兢,尽力契合前80回人物,不敢逾雷池一步。

而这个本子虽然文字粗劣,没有前80回的风采,但它的情节构造不与世同,结尾简直骇人听闻,却又在情理之中。然而其时而一段现代人时而又一段古文让人有点惊诧,如果这是一个人凭空写的,何必用两种风格,而且现代文段落文笔极差,古文段落又令人称赏。

本子的来历是抗日战争时期一个伤员送给一个国民党军医,这个军医后来去了台湾,他们没有遭受文化大革命的荼毒,所以08年他的孙女就发布了这个本子的结尾,尽管改了文字。可以肯定,以她的能力写不出那些古文。

难道几百年前的手抄本,竟然辗转流落至今?

红楼梦经过多次删改,很多用词细节问题可以略过不计,不能作为评判真假的证据。 发表者也说这个是个早期没有经过精炼的版本。 最出彩的是剧情走向上,从清代到现在的多个续本,可以说那些版本没有个脱出“续书”的窠臼,而且大多匠气十足。

除了这个版本,各种剧情桥段充满了原作的灵气

前80回判词很各处都会反复强调一个 “大末世”,“白骨如山”,“衰颓” “万艳同悲“都同次,试想如果是一家的兴衰成败,宫廷斗争,哪里又用得上“大末世”这种背景。特别是前八十回大都是公子佳人在园子里吟诗做对之类,所以绝大部分的续书都把后28/40回也基本写成这个调调,虽然能看出来作者的原意是应该把整个的格局翻过来,但不是原作者,谁又敢这么大胆? 我看书时时常想怎样才能制造出一个”大末世“,乾隆年间又有什么末世!? 看了这个才满足了我的想像,只有明末饥荒流寇天地倾覆才对的上前面那么多的铺垫。 我还记得某本前80回又一段说宝玉对芳官耶律雄奴的长篇大论,说什么要”奴役外狄,外狄猪狗不如“,当时看着很刺眼,以现代的观点来看觉得作者境界应该高于此,但放在这里就很好理解了,当时正是清朝屠戮不久,名族仇恨正新,才又此言。所以这不是写一个公府家族败落,而是写那个明末清初改朝换代的场景,小姐们的对诗,后来堆尸如山。

贾瑞思念凤姐成病,一个道士送来一个镜子,镜子的名字就是风月宝鉴,红楼原来也叫《风月宝鉴》。最早读到这并不明白其中道理,只道是显示凤姐的手段,现在想来这原是点睛笔墨。

贾瑞在镜子正面见的是美貌的凤姐,背面却看到的是骷髅。

而跛足道人送镜子给他时,叮嘱他:“千万不可照正面,只照背面,要紧,要紧。”

不要看 风月宝鉴的正面而要看背面。这本书正面光鲜靓丽豪奢富贵,而其背后的贪婪、淫乱竟可使百年公府豪门甚至是悠悠大国毁于一旦。作者要我们看到的就是文字背后的这段历史,而清廷毁去的也就是这个。

《葵酉本石头记 》,就像比较多的人说的从任何角度都可证明它是假的,因为他有所有的不完美,因为证伪只需要一条证据就行了,若要证明这是真的,除非把作者刨出来问。

红学家辛苦了一生,一朝被贬的一文不值,他们会甘心承认吗?他们把自己的续本和曹雪芹的前80回连在一起出版,不要脸!

不管人们相不相信真相的存在,它就在那里,无论它承受多少毁谤,依然闪闪发光直到今天

它起承转合了前80回所有的故事情节,交待了很多别的任何版本没有的东西。故事情节清清楚楚,元春亲自身着铁甲去抵御外敌,才胜了一场就被人进谗,那起小人都在议论男人打仗节节败退你一个女子便胜了,定是勾结外敌收了贿赂,于是远妃被皇帝赐死,这不似大明袁崇焕之死吗?就在林黛玉和贾宝玉成婚当天,贾府被抄家,贾赦贾珍尤夫人还有邢岫烟被问罪流放海南,贾琏被砍了头,贾府被强盗流寇一轮一轮的洗劫〔这不是正应了“乱轰轰你方唱罢我登场”〕,随后贾政被流氓头子也就是自己的儿子贾环用剑刺死,宝玉被抓,林黛玉成了最后一任主子,无奈吊死柳树林,那个讨人厌的赵姨娘就是流寇的头目,她让贾府堆尸如山,她命人不许收拾林黛玉的尸体,黛玉的命运就和她的葬花词一般,一年三百六日 风刀霜剑严相逼。因为在一年以后,贾宝玉看见她的白骨上两个旧帕子,认出了她,但是触及黛玉的尸骨时,却顿时化为灰烬了,于是就用锦袋装了起来。这和前头的“未若锦囊收艳骨,一抔净土掩风流”遥相呼应。贾宝玉乞讨着走遍大江南北,暮年与湘云相遇,两个人的生活从开始的帝王般的生活变成了去捡煤炭,把外头的土灰剥去,取煤核,卖钱,或者自己烤火。两人相依为命,宝玉无意间看到她脖子上的金麒麟,才知道她是湘云,才知道原来金玉良缘竟然是她。不离不弃芳龄永继,是赖头和尚送给湘云的8字谶语,薛宝钗和湘云刚开始走得近,偷偷摸摸临时打造了一个金锁,也刻上那八个字,湘云是个没心机的女子,她十分信赖宝钗,可后来她亲眼看见宝钗偷听红玉说话被发现后污蔑黛玉,便疏远了宝钗,从第80回和黛玉联诗可看出她与黛玉后来走的近些。107回湘云跟宝玉的对话就是呼应“咱们虽然清贫,但没做过亏心事,死了也是清清白白的,我不后悔。”宝玉也有同感,道:“人谁不死,为了一己之私而祸害一世,再多的虚荣也是假的,不比咱们讨饭的荣光。”两个越发愤世嫉俗起来。湘云道:“宝姐姐一世把名利看的太过重了。他其实也是自私冷漠之人,以往我见他待人热心诚恳,日子久了才知他是虚情假意。林姐姐虽然说话刻薄,但没有太多心计,也从没想过害人,宝姐姐若为了私心,未必不去害人。”梅花诗社宝玉湘云只2个人烤鹿肉,和后来2人相依为命乞讨相佐证。宝钗的真实面貌直到最后才路出水面,湘云沿街乞讨,遇到宝钗贾雨村的车架,她被撞倒了,宝钗掀起帘子看了她一眼,湘云不停的喊,宝姐姐!宝姐姐!我是湘云啊~可是随后车里丢下了几个铜钱在她身边。这画面真是凄冷,令人不由泪如雨下。宝玉最后跳入水中死了,红楼梦第52回,真真国女子写的一首诗前两句“昨夜朱楼梦,今宵水国吟”水等同于满清的意思,就像红楼,就是朱楼,朱就是明朝皇帝的姓氏,跳水死,相当于大明终于覆灭在了清廷手中

很多人觉得宝钗并不是这样的人

第二十七回

宝钗来湘馆去找黛玉,后来见宝玉进了潇湘馆,宝钗想到黛玉好猜疑,这个时候如果跟着宝玉进去,一则宝玉不便,二则黛玉嫌疑,想到这里就回来了。路上她见到一双玉色蝴蝶,引得宝钗去扑蝶,并一直跟到大观园滴翠亭外,这时宝钗听到亭内宝玉的丫鬟红玉与坠儿在说贾芸的事情,宝钗听到心中吃惊,因想到:“今儿我听了他的短儿,一时人急造反,狗急跳墙,不但生事,而且我没趣。”由于她已经到了亭外,躲不了了。所以使了个“金蝉脱壳”的法子,故意喊“颦儿,我看你往那里藏”,还问红玉坠儿:“你们把林姑娘藏那里了?”可以说,宝钗的“金蝉脱壳”的法子使用的非常成功,一点也没有引起怀疑,相反倒是红玉担心黛玉听见了她们说的话。宝钗向来是老成持重,形势作风让人无可挑剔的,这一回写她扑蝶,多么少女情怀的画面,但是作者着重写的却是她的心机。

贾政后来有说到,宝钗这孩子实是面热心冷,商贾家的女儿,心机太重,还是不要她嫁宝玉。

第八十回 绣春囊一案引起王夫人抄检大观园,这绣有春宫图的十香锦袋是十分尊贵且淫秽之物,在未出嫁的一群闺秀院子里找到是极其影响名誉的。于是晴雯之死,袭人出嫁,怡红院的丫头门全弄出去了,仅仅剩下一个麝月。这事乍一看就十分突兀,有点阴谋的影子,但却找不着最终受益人是谁。这事总不会无原无故发生,作者从来没有多余的笔墨,而且这是一件大事,在此之后,园中描写大有冷清萧索之感,再不如先前的人间仙境。或许这也预示着前80回亦真亦幻的豪门生活至此进入颓败消亡

但是80回之后谁也不知道到底如何,于是有些续本说绣春囊是司琪潘又安偷情留下的 。潘又安是穷小子,有这个的可能性不是很大。这时宝钗又突然搬出大观园,让人不解。而葵酉本把这一事件写的清清楚楚,薛宝钗的哥哥薛蟠为了向流寇同伙炫耀自己曾得了个绣春囊,回家去取时却发现不见了,老婆夏金桂说了一句话:还找什么呢,还不是你那宝贝妹妹当年放在那园里,闹出多大风波来,我看你家妹子想宝玉是想疯了,大概也是看中人家那块地吧,那园子可大的紧。”薛家是皇商,什么尊贵之物没有,薛蟠又是个泼皮无赖,收藏绣春囊这淫秽东西实在大有可能,而宝钗难道就不想嫁宝玉吗。所以这个阴谋就是这样,袭人 晴雯是宝玉最喜欢的2个,袭人无比贴心,晴雯又生的太美,现在一嫁一死,除了宝钗,又有谁有动机有这个能力把这件事做的如此密不透风。

贾府在经受最后一轮屠杀洗劫前,黛玉手下有个小红,善能御敌,这让薛蟠等流寇团伙无计可施。这个小红便是宝钗偷听她说话的那个林红玉。这故事写的真耐人寻味,草灰蛇线,伏脉千里,直到最后所有人都粉墨登场。这儿也有宝钗献的计谋,薛蟠登人先从贾环处救回了宝玉,宝钗遂骗他黛玉已死,然后一边进攻贾府一边要司琪潘又安等混进贾府,威逼利诱鸳鸯去黛玉面前告状,说小红勾结贾蓉想害大家,又把贾蓉的五品龙禁尉腰牌给了鸳鸯,黛玉知道鸳鸯不识字,根本不认识那是腰牌,就信了大半她说的话,兼自己一人做主,实是独木难支,更不想贾府最终毁在自己手里,于是便叫人把小红吊在树上打死了。黛玉最后见鸳鸯逃跑知道真相,心中有愧在一株槐树上上吊自杀,仅留下2块锦帕,这一天和明朝崇祯皇帝朱由检吊死在煤山是同一天。

宝钗心机实在太深,记得她原来在园子里与众人喝酒抽签,签上的判词便是“任是无情也动人”

黛玉死后,宝玉和宝钗成亲了,正如《好了歌》所言:君生日日说恩情,君死又随人去了。晴雯曾经彻夜帮宝玉缝补的雀金裘,被宝钗出嫁时穿了,正是“到头来,为别人作了嫁衣裳”。

黛玉的死读来总叫人痛彻心扉。就连她的丫鬟紫鹃,也是彻夜喊着“姑娘快回来吧!”,直到口中边喊边吐出鲜血人也疯疯傻傻,临死这一幕犹如杜鹃啼血的悲鸣,作者给她取名紫鹃竟是这意思。

宝钗宝玉成亲之前,二人在荒废的大观园里找到了黛玉尸骨并葬了。难道这就是木石前缘已尽,金玉良缘开始吗。并不是,宝钗的金锁也是刻意为之

证“贾母把那金麒麟拿到手里,就产生出一个联想——谁家的孩子也戴着这么一个,谁呢?贾母一时想不起来,于是薛宝钗告诉贾母,史湘云有一个,比这个小一些。贾宝玉就表示惊讶,说她常来住,可是自己从来没有见到过呀。探春在旁边说,宝姐姐心细,什么都记得。这是一句赞扬的话,但是黛玉跟上一句,说她在别的上头心思还有限.唯独对这些人的佩带物越发留心。这话显然就是讥讽了,宝钗装没听见。

为什么贾府中人人都没留心,只有薛宝钗早就知道。而且薛姨妈是金玉良缘的发起者

原著细节:

薛姨妈到处说金玉良缘 宝钗的金锁 是癞头和尚给的,拣个有玉的,方可成婚。

但是宝钗明确对宝玉说:不离不弃芳龄永继这8个字是癞头和尚给的,叫她回去了把这字 錾在金器上!---这说明,癞头和尚就没给过 金锁!

只送过这8个字而已。 只是叫他们回去了把这8字刻在金器上,而金器的范围就广了,只要和金子有关的器具,首饰都可以錾刻这8字,

而薛姨妈偏偏选择 和宝玉的通灵玉相对的金锁。

而且薛蟠和宝钗吵架说:你前儿从妈妈那听说,捡个有玉的,方可结婚,你就留心宝玉了。。。

薛蟠是她哥,他前儿才从妈妈那听说?宝钗不是从小就患无名之症吗,赖头和尚送了冷香丸和8个字。所以金玉良缘纯属薛姨妈鼓动造势,并不是赖头和尚管人姻缘。和尚只有渡人出家的,赖头和尚不就劝林如海让黛玉出家不能见生人吗

但是真真假假,在这本书上又没有定论 谁知却又真有金玉良缘,史湘云后来与宝玉在人海茫茫相遇,她戴的金麒麟让宝玉认出了她,两人相依为命,最后含笑死在宝玉怀中。”

最终宝玉也受不了宝钗叫他读书而浪迹天涯乞讨为生,遇到史湘云,也就是金麒麟上不离不弃芳龄永继的正主,这时才证了金玉良缘。也暗合了前面的“因麒麟白首伏双星”

宝钗苦等宝玉不回,偶遇了贾雨村,两人有谈不完的仕途经济学问,最终走到了一起。记得贾雨村在第一回上葫芦庙吟的诗“玉在匮中求善价,钗于奁内待时飞”, 贾雨村,名化,字时飞,只有这样子的薛宝钗才会嫁给奸雄贾雨村吧。贾雨村是个官场上贪财不知收敛的,但他也是个才华出众的人,他是黛玉的导师,由黛玉的才华可见一斑,而宝钗的才华与黛玉不相上下,她的心机又与贾雨村可堪匹敌,正如薛宝钗的诗“好风凭借力,送我上青云”,他俩最后走在一起细细想来并不意外。

此书从贾雨村始,从贾雨村终。

这本书到处都是红色。怡红公子,绛珠仙草{红色的草} ,脂粉红颜,真是警幻仙姑带宝玉进入幻境见到的千红一哭(窟),万艳同杯(悲)

又回到最初那首诗“满纸荒唐言,一把辛酸泪。都云作者痴,谁解其中味”,红楼梦字字泣血,就因为有这样的结局!也只有这样的结局才会被满清政府毁去。

贾 王 薛 史 写的便是家亡血史

可叹世人不过叶公好龙,真龙出世竟皆不识

真龙出世人不识

标签:

本文分享链接:http://www.1yancao.com/3189.html

网友评论